干年前,这种事情曾经发生过一次

- 编辑:admin -

干年前,这种事情曾经发生过一次

 只不过,这位在西方黑暗世界名头响亮的神偷只是转脸看了那存储着核心资料的主机箱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对于这份能够带来巨大无边利益的机密文件,他的眼睛中没有任何的留恋。
 
    …………
 
    这个夜晚,维多利亚并没有上床入睡,而是端着一杯红酒,光着脚站在阳台的地毯上,聆听着大海的声音。
 
    海浪声很空旷,很悠远,让人不舍离开——华夏是个迷人的地方。
 
    洗完澡之后的维多利亚站在那里,浑身上下只是简单的穿着一件黑色的短款睡裙而已,性感的身材在略显紧身的睡裙之下清晰地凸显出来。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阳台的扶手上探出了一只手!
 
    有人竟然从阳台之下爬了上来!
 
    这可是君澜凯宾酒店的顶层,距离地面有几十米的距离,谁能干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维多利亚没有多想,右脚高高抬起,一个姿势极其标准却更加凶猛的跆拳道下劈,重重的向那只手袭去!
 
    看不出来,维多利亚这性感的身板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让人感觉到惊恐的能量,这凶狠的一记劈腿,和她的表面完完全全不相符,没有人能够猜到,这个拥有着极为尊贵身份的女人,竟然可以同时拥有这样的身手!
 
    虽然只不过是一招而已,但完全能够看出来维多利亚并不是花拳绣腿,绝对是身经百战才能够拥有这样的本能反应,这一腿若是劈实了,恐怕那只搭在扶手上的手会立刻粉碎性骨折!
 
    预想之中的骨裂声并没有响起。
 
    维多利亚发现,自己的脚已经完全无法寸进,刚才的那一只手竟然凭空伸出,死死抓住了她的脚后跟!
 
    这一记凶狠无比势大力沉的下劈,竟然被这一只手挡住了!
 
    维多利亚想要抽回脚去,却发现根本做不到!那只手抓的实在太牢,自己根本挣脱不开!
 
    维多利亚面色一寒,正准备发出下一记杀招的时候,就看到了苏锐的脸。
 
    这个家伙,好端端的坐电梯上来敲门就是了,为什么非要从阳台爬上来?这不是没事找事吗?如果被误伤了怎么办?
 
    “真是差点被你劈死。”
 
    苏锐一个翻身进入阳台,无奈的说道。
 
    “为什么不走电梯?”看到苏锐出现,维多利亚的惊喜还是比较多一些的,但是心中依然疑惑,就算你身手很高很强,放着好端端的电梯楼梯不走,非要在几十米的外面爬来爬去,万一出了点危险怎么办?
 
    “是啊,我为什么不用电梯?”
 
    苏锐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同样感觉到有些疑惑,貌似他还是第一次想起这个问题。
 
    一道曼妙的身影忽然划过他的脑海,让苏锐的身体猛然一震——难道说是因为秦悦然?
 
    为了避开她,自己才从阳台爬上来?
 
    凭什么啊,自己心里又没有鬼!
 
    想着上次在这天台之上紧紧抱着自己的女人,苏锐不禁不自觉地露出一丝苦笑,生活真是狗血剧,什么不靠谱的剧情都有可能发生。
 
    看着苏锐发愣的样子,维多利亚不由得感觉到暗自好笑,于是笑着说道:“你准备什么时候把我的脚给放下来?”
 
    苏锐闻言,发现自己还把维多利亚的脚给攥在手心里呢!
 
    自从刚才抓住之后,他就一直没松手!
 
    顺着柔滑的脚掌一路看上去,笔直的小腿和充满弹性的大腿已经让苏锐觉得自己血脉贲张。
 
    可是,当他的眼睛再继续向上看时,两道血箭瞬间从鼻孔中飚射出来!
 
    由于维多利亚穿着一身短款睡裙,在刚才进行下劈动作的时候,由于抬腿过高,她的裙边高高撩起,已经贴到了腰上!
 
    而随之暴露在苏锐眼前的,就是黑色的蕾丝内衣!
 
    即便不是性感的丁字裤,但这样也是极具视觉冲击力,苏锐只是扫了一眼,便清晰的看到了维多利亚某个私密部位的轮廓!
 
    那样饱满而私密,让人感觉到血脉贲张!
 
    维多利亚的性格开放,再加上对苏锐极有好感,自然不会在意这些事情,反而这裙边掀起来的巧合正是她内心所希望出现的场景——对于一个之前敢于穿着浴巾诱惑苏锐的女人来说,这又算得了什么?严格的说来,顶多就是不小心的走光而已。
 
    可是,在那个名叫英吉利的国度,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做梦都想要看到维多利亚的“走光”而不得呢。
 
    苏锐剧烈的咳嗽了两声,然后讪讪的把维多利亚的脚给放下,那裙底的风景也随之从眼前消失。
 
    这个女人就是个妖精,绝对毫不含糊百分之百的妖精。
 
    看着苏锐,维多利亚的眼底闪过一丝不知名的光彩来,似笑非笑的问道:“好看吗?”
 
    “还不错。”苏锐的眼睛还没从裙子上收回,依旧盯着那个部位。
 
    在不自觉的回答过维多利亚的问题之后,苏锐这才反应过来,把目光转移开,看着维多利亚,不禁觉得有些恼火。
 
    自己好歹也算是她的领导,那啥,就这么不尊重自己?还有没有一点做下属的样子?
 
    苏锐不爽的看着维多利亚:“你信不信,我这就打你的……”
 
    维多利亚仿佛知道苏锐要说什么,干脆利落的转过身来,撅起短款睡裙无法完全包裹住的臀部,眼中放出一丝电流,说道:“那你就来打呀。”
 
    苏锐盯着那极为诱人的弧线,手伸出去,却只是在空气中虚空抓了抓,终究还是咽了口吐沫,把目光强行从维多利亚的臀部上转移开。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恶了,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穿的是短款的睡裙吗?本来裙摆就只到大腿根部,这么一撅屁股,直接把内衣露出来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于是乎,苏锐感觉到自己流鼻血的速度又加快了一些。
 
    经常流鼻血,这不会是一种病吧?
 
    在这个女人面前,为什么自己愣是找不到男人的主动权?这样下去可不行,必须得找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法,否则自己这个老大也就不要再当下去了。
 
    维多利亚递给苏锐一张纸巾,让他擦一擦鼻子上的血,笑道:“让你打你不打,以后可没这机会了。”
 
    苏锐撇撇嘴,用纸捅了捅鼻孔,道:“你都还没问我是来做什么的,一开场就诱惑我,还有没有点节操了?”
 
    维多利亚用嘲讽的眼神看着苏锐,然后两根手指在肩膀上一挑,睡裙的一根肩带直接断掉!
 
    ps:感谢小睦姑姑、千峰万林、天空化工厂兄弟的月票支持!http://piaotian.net
 
 第151章 火花
 
    维多利亚并没有用语言来回答苏锐的问题,反而是采用了最直接不过的行动。
 
    你不是责备我为什么一见面就要诱惑你吗?
 
    我就用实际行动回答你,我不是一见面就要诱惑你的,我是全程一直都在诱惑你。
 
    不过话说回来,维多利亚心里也有些委屈,明明人家穿着睡裙站在阳台上看风景,你好端端的非要从楼下爬上来,还抓住自己的脚让自己走光,这能怪谁?这该怪谁?
 
    大半夜的爬女人的阳台,还怪女人色诱勾引自己,这世界还有没有道理了?
 
    在苏锐看来,这当然不能怪他,大半夜的,你维多利亚不该在床上盖好被子躺着睡觉吗?为什么要穿着睡裙站在阳台上搔首弄姿?
 
    这个问题是无解的,一直辩论下去也是无法找到答案的。男人和女人看问题的出发点不同,苏锐和一般男人的出发点更不同。
 
    只不过,苏锐没有发现的是,在来到华夏之前,维多利亚和他讲话一直用的都是敬语,上下级的关系非常明显,而现在则是完全另外一番情况,这种转变很突兀。
 
    对于女人来说,这种突兀的转变往往意味着很多的事情,而男人的直觉和嗅觉在这方面便要远远逊色于女人,不知道要被甩开几条长街。
 
    在维多利亚挑断自己一条肩带的那一刻,苏锐就已经闭上了眼睛。
 
    事实上,一条肩带的断裂并不会导致整个睡裙滑落,也不会出现大面积走光的情况,顶多就是让本来就暴露了一些的胸部再多暴露一点点而已。
 
    不过饶是如此,苏锐还是选择了闭上眼。
 
    这个该死的女妖精,越来越没大没小目无尊长了,真的应该被打一个小时的屁股。
 
    看着苏锐闭着眼睛站在原地的样子,维多利亚不禁感觉到暗自好笑,于是转身捡起椅子上的浴巾,披在了肩膀上,挡住了那一抹乍泄的春光。
 
    “你可以睁开眼睛了。”维多利亚笑着说道,只是这一抹动人的笑容中却带着一丝微微自嘲的意味。
 
    苏锐睁开眼睛,看到维多利亚已经披上了浴巾,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正色说道:
 
    “冥王哈帝斯派人来了。”
 
    “冥王?”
 
    维多利亚闻言,俏脸之上立时布满了凝重的神色,很显然,作为苏锐的左膀右臂,作为常年以另外一个身份在西方黑暗世界中打拼的人,她非常清楚,“冥王”这两个字拥有着怎样的能量。
 
    这件事情,既然他已经插手,那么事情的性质也会发生超出想象的变化。
 
    “你需要我怎么做?”维多利亚目光灼灼的看着苏锐,这个时候,她不禁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液开始逐渐燃烧起来!
 
    维多利亚是太阳神阿波罗帐下的白金面具战士,是他的十二神卫之一,
 
    该是有多久,西方黑暗世界没有经历大的动荡了?难道说,这次的三矬氨仑事件就是个契机,让各方豪强一起出手,这样子,会不会导致所有势力重新洗牌?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因为在若干年前,这种事情曾经发生过一次,而那一次,有一个人以彗星般的速度崛起在西方黑暗世界,号令群雄无人敢不从,他的外号,叫做——宙斯。
,维多利亚有些惊讶:“您是要让他们两个来保护林傲雪吗?”
 
    苏锐点了点头。
 
    维多利亚脸上的惊容再也掩饰不住了。
 
    要知道,金泰铢和霍尔曼的身份与维多利亚一样,同样都属于太阳神帐下的十二神卫!
 
    在太阳神的势力中,他们也属于顶尖战力!在西方黑暗世界中威名远扬!
 
    把这两个高手给调到华夏来保护林傲雪,足以说明苏锐的态度了!
 
    “您之前说过,这是您的个人行为,并不会让太阳神的手下们参与其中。”
 
    是的,在来这里之前,苏锐曾经说过,保护必康集团和林傲雪,是他履行曾经的一个承诺,和三矬氨仑无关,和势力争斗无关。
 
    可是现在,他却要把两个神卫派到华夏来了!则究竟是事情有变,还是他的心理有变?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