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来真的跟毛都没长齐的二十来岁小伙子差不

  这一点,恐怕连伟大的尊贵的太阳神阿波罗本人都说不清楚!
 
    苏锐摇了摇头:“既然冥王哈帝斯已经参与其中,那么这件事情就不再是个人行为了。”
 
    维多利亚的笑容有些微微发苦:“我真的很羡慕她。”
 
    苏锐一怔,然后摇了摇头:“你想多了。”
 
    “但愿是。”
 
    维多利亚把身上的浴巾围的更紧了一些,说道:“我明天一早就出发,金泰铢和霍尔曼在一周之内会抵达宁海。”
 
    苏锐轻轻的拍了拍维多利亚的肩膀:“辛苦了。”
 
    维多利亚眼中的灼灼光芒再一次亮起来。
 
    “能够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
 
    “只是……”维多利亚看着苏锐,欲言又止。
 
    “怎么了?在我面前你还不好意思说话了?”苏锐笑眯眯的说道,整个谈话过程他都处于下风,现在终于有了一种掌握主动权的感觉。
 
    “只是,您是要从门走出去,还是要原路返回?”维多利亚指了指阳台外面。
 
    苏锐恼火地说道:“我走大门。”
 
    …………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林傲雪又一次来到了苏锐的办公桌前。
 
    现在的市场部员工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了,自从苏锐入职以后,总裁大人来到市场部的次数已经越来越多。
 
    没办法,谁叫人家是两口子呢。
 
    林傲雪就站在苏锐的身后,后者正趴在电脑前,鼠标不停的点着屏幕:“等我撸完这一局啊。”
 
    众人纷纷绝倒,能让总裁林傲雪这样站着等人打完游戏的,恐怕苏锐也是独一家了。
 
    “唉,真是郁闷,这些人怎么就不跟我玩了呢?我已经换了名字啊。”
 
    苏锐正玩着英雄联盟,结果比赛还没结束,队友们就纷纷下线,实在是太不给面子了。
 
    曹天平伸过头来,在一旁鄙夷的说道:“你起什么名字不好,偏偏叫‘专坑队友二十年’。”
 
    “以后都不玩这个了。”
 
    苏锐气愤的关上了电脑,对林傲雪说道:“媳妇,饿了吧,咱们走,吃饭去。”
 
    此言一出,市场部办公大厅中的气氛骤然一滞。
 
    林傲雪的眉毛挑了挑,瞪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
 
    苏锐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出了公司的门,林傲雪目视前方,说道:“以后不要再开这种玩笑。”
 
    苏锐露出狐疑不解的神色:“什么玩笑?”
 
    “就是刚才你说……”林傲雪话说到一半,发现苏锐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来,这才意识到他又在给自己挖坑。
 
    轻轻哼了一声,林傲雪直接关上车门,正想让司机把另外一扇车门锁上的时候,却发现苏锐跟鬼魂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进来,已经坐在了自己旁边的位子上。
 
    对于这个家伙,林傲雪是彻底没辙了,这货跟自己绝对是命中的冤家。
 
    醉仙楼是宁海的一家老字号酒楼,开了至少有三十年了,想要在这里吃饭,必须提前三天预定才可以。
 
    宋天祥在这里设下宴席,等待着林傲雪的到来。
 
    他知道,那个男人也一定会来。
 
    自己的儿子脸上被踩的皮开肉绽,缝了几十针,几乎相当于一半的脸都毁容了,一个肾也被打爆,如果不是送医院比较及时,说不定都会有生命危险。
 
    一想到这一点,宋天祥就觉得有股火苗从自己的心底升起,几乎要把他整个人都给燃烧了。
 
    虽然儿子宋亿利一贯比较作,这次的事情也是他咎由自取,但是一码归一码,在当爹的看来,儿子纵然有千般错万般错,如果别人把儿子打成了这样,那就全部都是打人者的错。
 
    后来,宋天祥让手下人把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全部调查清楚,他知道是必康林傲雪身边的一个男人做下的这些事情,只是还没来得及弄清楚这个男人的底细。
 
    宋天祥已经等不起了,所谓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是适合劝别人,一旦事情落到了自己的身上,就无论如何也没法等下去了。
 
    或许,如果宋天祥能耐着性子放下身段从李阳那里仔细打听一下的话,就不至于会有今天的这一场鸿门宴了。
 
    车子在醉仙楼的门口停下,苏锐和林傲雪并肩站在门口,这时候宋天祥的秘书已经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林总,请你们跟我来,我们老板在楼上等您。”
 
    秘书在看林傲雪的时候,还打量了一下苏锐,眼神有些复杂。
 
    难道说,就是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男人,把宋亿利少爷打成了这个惨样子?
 
    一张偌大的桌子,已经上满了凉菜,宋天祥穿着一身唐装,就这样坐在桌子后面。
 
    当林傲雪和苏锐进来的时候,宋天祥便抬起头,他的目光越过林傲雪,直接就落到了苏锐的身上。
 
    苏锐抬起头来,玩味地看着他,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出了一丝火花。http://piaotian.net
 
 第152章 鸿门宴
 
    林傲雪显然也嗅到了空气中的一丝不寻常,当然,对于这件事情,她早已了然,她明白今天晚上的饭局不会太简单。
 
    当然,在现在的林傲雪看来,这个不简单,也就说明有危险,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划等号。
 
    “请坐。”
 
    宋天祥站起身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他能够对着把儿子打成重伤的凶手做出这个举动来,实在是有些勉为其难了。
 
    偌大的包间和桌子,仅仅坐了三个人,显得有些空空荡荡。
 
    宋天祥看着林傲雪,从脸上挤出来一丝笑容:“傲雪,也不给宋叔叔介绍一下,这位是?”
 
    林傲雪挑了挑眉毛,似乎对于“宋叔叔”这种亲切的称呼很不感冒。
 
    “宋总,他是……”思考了一秒钟,林傲雪还是说不出“宋叔叔”三个字。
 
    她还未说完,便被苏锐打断。
 
    “我叫苏锐。”
 
    苏锐微微一笑,看着宋天祥:“久闻天祥集团宋老板的大名了,之前和贵公子宋亿利也有过几次谋面,可以说是酒逢知己相见恨晚啊,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今天怎么没有过来?”
 
    闻言,林傲雪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她此刻觉得,自己似乎对于苏锐的不要脸程度要重新评定一下了。
 
    宋亿利不是被你打成重伤的么?怎么还能明知故问?装的跟没事人一样,这演的也太像了吧!
 
    听了苏锐的话,宋天祥的面部肌肉狠狠的颤了颤!
 
    如果不是已经调查清楚了,自己的儿子正是被眼前的这个男人所打伤,恐怕宋天祥真的会被苏锐的演技给蒙骗过去!
 
    什么叫一见如故,什么叫酒逢知己,简直就是在扯淡!
 
    儿子现在正躺在医院里,每天都要承受着病痛的折磨,每天都被仇恨充满着头脑,他却还能说出来这种话!
 
    看着苏锐,宋天祥眼中的戾气疯狂闪动,这么多年,他一直在修身养性方面下功夫,却没想到保持了那么多年的平稳心境此时被这个苏锐三言两语给破坏的一干二净!
 
    宋天祥真想现在就把苏锐给碎尸万段,可是还没到时候,他必须要忍!
 
    苏锐好似完全没有感觉到宋天祥的心情,而是有些好奇的说道:“怎么了?宋叔叔?看你脸红红的,难道是身体不舒服?”
 
    宋叔叔!
 
    听到苏锐这样喊,宋天祥真想狂喷一口老血!
 
    看他年纪轻轻的,怎么能够那么不要脸!
 
    林傲雪听了苏锐的话,美眸看着这个男人,眼中露出一丝柔和的光芒。
 
    的确,姜是老的辣,宋天祥比林傲雪想象的更难对付。
 
    苏锐也笑起来,笑得那叫一个欢畅。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宋天祥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他揉了揉眼睛,说道:“这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了,我们这些老头子也该退出江湖了。”
 
    苏锐微笑着说道:“你们还年轻,千万不要说自己老了,宋叔叔,你这快六十岁的人了,看起来真的跟毛都没长齐的二十来岁小伙子差不多。”
 
    “苏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宋天祥立刻寒声说道,如果不是他硬忍着,恐怕都要对苏锐拍桌子了!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可恶!
 
    林傲雪并没有讲话,苏锐之所以把话说的那么直白,肯定有他的用意。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